<rt id="gwmea"><small id="gwmea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gwmea"><small id="gwmea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gwmea"><center id="gwmea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gwmea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gwmea"><center id="gwmea"></center></acronym><acronym id="gwmea"></acronym>
<rt id="gwmea"></rt>
<acronym id="gwmea"><center id="gwmea"></center></acronym><acronym id="gwmea"></acronym>
<rt id="gwmea"></rt>
<acronym id="gwmea"><center id="gwmea"></center></acronym><acronym id="gwmea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gwmea"></acronym>
名著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收藏 標記書簽 推薦朋友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。 font1 font2 font3

譯后記

弗朗西斯·司各特·菲茨杰拉德(1896-1940)的一生是短暫的,他的創作生涯充其量不過二十年,但他卻留下了四部長篇小說和一百六十多篇短篇小說,使他成為二十世紀一位杰出的美國小說家。

二十世紀的二十和三十年代是美國小說的黃金時代,群星燦爛,各放異彩。德萊塞出版了一部又一部長篇巨著,并且在一九二五年又發表了他的代表作《美國的悲劇》。同年四月,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在紐約出版,著名詩人兼文藝評論家T·S ·艾略特立刻稱之為"美國小說自亨利·詹姆斯以來邁出的第一步"。海明威在回憶菲氏時寫道:"既然他能夠寫出一本像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這樣好的書,我相信他一定能夠寫出更好的書。"艾略特和海明威都是以苛刻聞名的批評家,因此我們就不難領會這些評價的分量了。

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后,元氣未傷的美國進入了歷史上一個短暫的空前繁榮的時代。"美國夢"像一個在半空游蕩的色彩斑瀾的大氣球,使一代美國人眼花鐐亂,神魂顛倒。菲氏說過:"這是美國歷史上最會縱樂、最絢麗的時代,關于這個時代將大有可寫的。"他所大寫特寫的正是這個時代,并且將它命名為"爵士時代",因此人們往往稱他為"爵士時代"的"編年史家"和"桂冠詩人"。菲氏并不是一個旁觀的歷史家,他縱情參與了"爵士時代"的酒食征逐,也完全融化在自己的作品之中。正因為如此,他才能栩栩如生地重現那個時代的社會風貌、生活氣息和感情節奏。但更重要的是,在沉湎其中的同時,他又能冷眼旁觀,體味"燈火闌珊,酒醒人散"的悵惘,用嚴峻的道德標準衡量一切,用凄婉的筆調抒寫了戰后"迷們的一代"對于"美國夢"感到幻滅的悲哀、不妨說,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是"爵士時代"的一曲挽歌,一個與德萊塞的代表作異曲同工的美國的悲劇。直到今天,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還是美國一部家喻戶曉的經典。

我對菲茨杰拉德毫無研究,可是我和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卻有一段陰差陽錯的"因緣"。

一九五一年夏,我應北京燕京大學西語系之聘,從美國回國任教。行李里除了幾件舊衣服,一架手提英文打字機,主要都是從讀大學到研究院積累下來的幾百冊英美文學書刊。八月中到校,九月一日上課,我教的是英語專業四年級兩門課。班上有些學生不時來串門地聊天,或是借書看。十二月間,全國高等學府開展"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",燕京著重批判"美帝文化侵略",各系教授、副教授,人人當眾檢討。輪到我上場那天,一個男生積極分子跳了起來,一手舉起一本書,一手指著書的封皮,義正辭嚴地質問我:"你從美帝帶回這種下流壞書,腐蝕新中國青年,居心何在?"我嚇了一跳,伸頭仔細一看,書的封皮上畫著一只手,指甲涂得猩紅,手里舉著一杯香擯。原來是一本很舊的英文袖珍本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,是我班上一個男生借去的。我倒抽了一口冷氣,心里想,"我承認我的思想落后,但是要我把菲茨杰拉德的杰作扔進垃圾堆,那還辦不到呢。"

由于不以個人意志為轉移的原因,從此多年與西方文學絕緣。妻子受株連"顛沛流離",不管有多少艱難困苦,也不忍心把我那幾箱舊書當廢紙賣掉。"文革"中,全家下放安徽農村,書遭了澇災,我倆把紙板箱一個一個打開,把書攤在茅屋門口晾曬,發現那本破舊的《蓋茨比》雖久經患難,卻有點不服老的神態。后來,雨過天晴,我重返北京任教。時隔不久,忽然接到《世界文學》月刊編輯來信,要我盡快將《蓋茨比》譯為中文。簡直不可思議!"腐蝕新中國青年"的黑鍋,我背了將近三十年,怎么會偏偏找到我來翻譯這本"下流壞書"?莫不是命運的嘲弄,還是菲茨杰拉德顯靈,責成我為他平反,還他一個公道?思前想后,我雖自感譯筆粗拙,難以重現他那優美的風格,卻也無法回避這道義的召喚。

十年以后,我用英文以回憶錄形式寫了一本紀實體小說,自然把《蓋茨比》這段公案寫了進去。書于一九九三年在美國出版后,陸續收到許多讀者來信。其中有一位是曾在紐約舞臺和好萊塢銀幕上活躍過的女明星,她在信中特別提到這個情節,接著寫道:

我認識他。三十年代期間,我是個演員,住在好萊塢一家名叫"真主花園"的旅館,許多來做短期工作的作家和演員住在那兒。司各持·菲茨杰拉德那副愁苦的面容是我平生所僅見。他那悲慘的處境刻畫在他臉上,流露在他聲音里。我是在餐廳里結識他的。那天我一個人正在埋頭看雷格蒙的小說《農民》,有個人在我肩旁彎下身子說:"你干嗎要看那本波蘭式的《亂世佳人》?"我回答說:"因為是我的朋友納特·福柏推薦的,我也非常愛看。"他聽了嗤地一笑,又搖搖頭,仿佛我無可救藥了。我問他:"那你推薦什么呢?"他說:"喚,最優秀的作家司各特·菲茨杰拉德寫的任何東西。"

我如聞其聲,如見其人,仿佛《蓋茨比》的作者又一次顯靈!可惜"蕭條異代不同時",我只能高山仰止,心向往之了。

但是故事并沒到此為止。馬里蘭州洛克維爾市有一座圣瑪利天主堂,離我們在維州的住處不遠。這座小教堂建于一八一七年,建筑古樸莊嚴。每逢主日,一位中國神父在那里為華人教友做彌撒。去年八月二十日上午,我陪妻子去那里望主日彌撒。我送妻子進堂以后,獨自出來在陽光下漫步,心曠神怡。不知不覺間,逛入了教堂邊上的墓園,心里默誦起英國詩人格雷的《墓園挽歌》,又感到無端的惆悵,神思恍惚。突如其來地,一個高大的身影從一塊墓碑前面冒了出來,我情不自禁地喊了一聲:"誰?"定神一看,原來是一位衣著整齊的中年白人男子,我舒了一口氣。他沒理會我的問題,卻指著墓碑說:"最優秀的美國作家!"我低頭一看,毫無雕飾的石碑上刻著:

弗朗西斯·司各特·凱·菲茨杰拉德

一八九六年九月二十四日

一九四○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 

其妻

姍爾達·賽爾

一九○○年七月二十四日

一九四八年三月十日

這真是千載難逢的奇緣!四十四年前,他在萬里之外的異國和我一道蒙冤受難。今天,我無意之中竟然又有幸在萬里他鄉邂逅他的陰靈。這是一片很不起眼的墓地,菲氏家族的幾座墓占了其中一小塊地方,沒有樹木,沒有花草。這里既沒有倫敦威斯敏斯特教堂詩人墓地的莊嚴肅穆,也沒有米蘭大墓園的瑰麗堂皇。想當初,一個不甘寂寞的金發少年,夢想憑自己的錦繡才華,營造一座金碧輝煌的地上天堂,享盡人間賞心樂事。曾幾何時,貧病交迫,夢碎酒醒,他身不由己來到這個角落安息,和他的紅粉佳人分享一扌不黃土和永恒的寂寞。墓園幾步之外就是一條大路,日日夜夜奔馳著川流不息的車輛,萬萬千千的匆匆過客中有幾人曾在這里"解鞍少駐初程",低回憑吊一下這位"美國夢"的化身和爵士時代的史詩大師?也罷,永遠擺脫了名韁利鎖,超越了生與死的磨難,菲茨杰拉德有福了,他將以他不朽的詩篇彪炳千秋。

時已正午,彌撒完了,妻子走出教堂,看到我在墓地躑躅,遠遠地喊道:"你不怕中暑嗎?"我指著墓碑說:"又碰上老朋友啦。"她感到詫異,走到墓碑眼前一看,笑著說:"這大概可說是陰魂不散吧。我望了一臺彌撒,你竟然就有一次幽會。明年是他的百年誕辰,咱們帶一束鮮花,來安慰他的英靈吧。"我又指著墓碑前地面上一塊碑石,上面鐫刻著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的最后一句,她輕輕地念道:

于是我們奮力向前劃,逆流而上的小舟,不停地倒退,進入過去。

今天中秋,我去多倫多探親,誤了在他百年誕辰去掃墓,悵然若有所失。也是天意莫測吧,正在這時,感謝譯林出版社決定重印舊譯,就算作獻給這位英靈長在的奇才一個小小的花環吧。

巫寧坤

一九九六年秋于維州獵人森林客寓

了不起的蓋茨比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標記書簽
    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目錄
推薦閱讀: 權力的游戲 歐亨利短篇小說集 哈姆雷特 愛麗絲夢游仙境 時間簡史 圍城 人性的弱點 百年孤獨 茶花女 挪威的森林
名著小說網以外國名著、世界名著、古典小說、歷史名著為主,提供明清小說、經典小說以及經典小說的在線名著閱讀和全集電子書免費txt下載的文學大全網站,歡迎廣大小說迷收藏本站。
通辽| 伊犁| 大兴安岭| 任丘| 正定| 信阳| 海丰| 海东| 枣庄| 襄阳| 西藏拉萨| 大庆| 云南昆明| 周口| 德清| 定西| 和田| 沧州| 宁德| 延边| 陇南| 白银| 三河| 无锡| 运城| 新余| 东阳| 绵阳| 牡丹江| 永新| 大丰| 海西| 三亚| 河源| 济南| 乌兰察布| 桐乡| 遂宁| 邹平| 菏泽| 芜湖| 阿拉尔| 沧州| 株洲| 阿里| 西双版纳| 河源| 东营| 台湾台湾| 枣阳| 广饶| 嘉善| 醴陵| 邹平| 三明| 定安| 沧州| 儋州| 庆阳| 中卫| 张掖| 兴化| 日土| 六盘水| 安吉| 朝阳| 宝应县| 酒泉| 广州| 云南昆明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滁州| 黑龙江哈尔滨| 武安| 三河| 南阳| 云南昆明| 青海西宁| 张北| 商洛| 周口| 亳州| 澄迈| 莱州| 阿拉尔| 肥城| 仁怀| 博尔塔拉| 雄安新区| 台山| 昌吉| 萍乡| 牡丹江| 莒县| 灌云| 德清| 淮北| 邹城| 玉林| 温岭| 宜昌| 山西太原| 平凉| 运城| 那曲| 安顺| 济源| 周口| 淮北| 福建福州| 金华| 绥化| 南充| 台北| 海北| 甘肃兰州| 东海| 阿勒泰| 琼海| 邵阳| 博罗| 新疆乌鲁木齐| 陇南| 长治| 文昌| 海拉尔| 海丰| 邹平| 温岭| 大同| 芜湖| 兴安盟| 自贡| 通辽| 五指山| 万宁| 陵水| 广汉| 沭阳| 基隆| 邹城| 商洛| 昌吉| 五家渠| 怀化| 临汾| 吉林| 大庆| 石狮| 泰州| 保亭| 玉溪| 鄂尔多斯| 马鞍山| 安岳| 莱州| 崇左| 迪庆| 鹤岗| 庆阳| 三亚| 镇江| 鄢陵| 扬州| 酒泉| 高雄| 乐清| 抚顺| 东方| 三门峡| 安康| 延边| 阿克苏| 黑河| 佳木斯| 牡丹江| 三河| 十堰| 衡水| 泰兴| 萍乡| 沧州| 孝感| 佳木斯| 赤峰| 辽源| 阿勒泰| 黑河| 肇庆| 青海西宁| 三亚| 庄河| 株洲| 遵义| 海安| 防城港| 基隆| 伊犁| 醴陵| 洛阳| 安阳| 庆阳| 海西| 博尔塔拉| 平凉| 大兴安岭| 杞县| 普洱| 汕尾| 随州| 苍南| 兴安盟| 淮北| 晋中| 昭通| 辽源| 保定| 顺德| 玉林| 绥化| 信阳| 来宾| 黄冈| 桓台| 澳门澳门| 大丰| 上饶| 巢湖| 南京| 广安| 资阳| 深圳| 岳阳| 万宁| 浙江杭州| 黄石| 灌南| 琼海| 双鸭山| 石河子| 石嘴山| 偃师| 高雄| 高雄| 汝州| 毕节| 澳门澳门| 咸阳| 恩施| 来宾| 芜湖| 玉林| 黑龙江哈尔滨| 云南昆明| 阜阳| 宜昌| 安岳| 阿里| 余姚| 亳州| 许昌| 中卫| 天门| 伊犁| 长垣| 丽江| 临沧| 博罗| 德州| 丹阳| 东营| 仁怀| 哈密| 克孜勒苏| 牡丹江| 佛山| 靖江| 黄石| 莱芜| 诸暨| 克拉玛依| 朔州| 鄂尔多斯| 和县| 荆门| 三亚| 诸暨| 惠州| 临沂| 葫芦岛| 临汾| 基隆| 洛阳| 黔南| 牡丹江| 巢湖| 驻马店| 阿里| 连云港| 抚顺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