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gwmea"><small id="gwmea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gwmea"><small id="gwmea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gwmea"><center id="gwmea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gwmea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gwmea"><center id="gwmea"></center></acronym><acronym id="gwmea"></acronym>
<rt id="gwmea"></rt>
<acronym id="gwmea"><center id="gwmea"></center></acronym><acronym id="gwmea"></acronym>
<rt id="gwmea"></rt>
<acronym id="gwmea"><center id="gwmea"></center></acronym><acronym id="gwmea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gwmea"></acronym>
名著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收藏 標記書簽 推薦朋友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。 font1 font2 font3

第七十三章 丹妮莉絲

此地遍野紅沙,四下死寂,干枯焦裂,木柴難尋。

她手下的人帶回糾結的綿木、紫灌木以及束束褐草。他們還找來兩棵生得最直的樹,砍下樹枝,剝去樹皮,然后將之劈開,把所得木柴堆成方形,中間放滿稻草、灌木、樹皮屑和干草。拉卡洛從剩下的小馬群里挑了一頭駿馬,雖然比不上卓戈卡奧的赤紅坐騎,但世間原本就少有與之匹敵的畜生。阿戈把它牽到木柴堆成的方形中間,喂它吃了一顆干癟的蘋果,然后照它面門一斧砍去,利落地把它放倒。

彌麗·馬茲·篤爾手腳被縛,站在漫漫煙塵中,睜大那雙黑眼,不安地看著這一切!皻ⅠR是不夠的,”她告訴丹妮,“血液本身沒有力量,你既不懂魔咒的語言,更沒有尋求這種語言的智慧。你以為血魔法是小孩子玩的把戲?你稱呼我為‘巫魔女’,仿佛那是個詛咒,但它真正的意思其實是‘智慧’。你只是個年幼無知的孩子,無論你打算做什么,都注定不會成功。為我松綁,我會幫你!

“我聽夠了巫魔女的廢話!钡つ輰谈暾f。他取出鞭子交給她,在那之后,女祭司沉默了。

他們拿柴薪在馬尸上堆起一座平臺,用上了小樹的主干、大樹的枝椏,以及所有能找到的最粗最直的枝條。他們將木柴從東擺到西,象征日升到日落,然后在平臺上放置卓戈卡奧的寶物:他的大帳篷、他的彩繪背心、他的馬鞍和韁繩、他成年時父親所贈的馬鞭、他那把曾擊殺奧戈卡奧父子的亞拉克彎刀,還有他巨大的龍骨長弓。阿戈原本要把卓戈的血盟衛贈與丹妮作新娘禮的武器也放上去,卻被她阻止!澳切┦俏业臇|西,”她對他說,“我要留著!笨▕W的寶物上又鋪了一層灌木枝條,然后放上幾捆干草。

太陽逐漸朝天頂爬去,喬拉·莫爾蒙爵士把她拉到一邊!肮鞯钕隆彼_口。

“你為何如此稱呼我?”丹妮質問他,“我哥哥韋賽里斯從前是你的國王,不是嗎?”

“是的,小姐!

“如今韋賽里斯死了,我就是他的繼承人,是坦格利安家族的最后血脈,過去屬于他的東西,現在都是我的!

“是……女王陛下!眴汤羰空f著單膝跪下!暗つ堇蚪z,我的劍是您的,我的心也是您的——而在過去,我這顆心卻不曾屬于您哥哥。我僅是一介騎士,遭遇放逐,身無長物,但我求求您,聽我說。讓卓戈卡奧去罷,你絕不會孤身一人。我向你保證,除非你自愿,否則誰都別想帶你回維斯·多斯拉克,你無須加入多?。跟我走吧,我們去東方,去夷地、魁爾斯、玉海和陰影之地旁的亞夏,我們將會看到前所未見的奇觀,啜飲天上諸神賜予我們的玉露瓊漿。我求求您,卡麗熙,我知道您的打算,但請您千萬別這么做,千萬不要啊!

“我必須這么做,”丹妮一邊說,一邊伸出手,愛憐而哀傷地輕撫他的臉頰,“你不了解!

“不,我了解您深愛著他,”喬拉爵士的聲音里充滿絕望!斑^去,我也深愛著我的妻子,但我并不曾與她生死相隨。您是我的女王,我的劍是您的,但你若要爬上卓戈的火葬臺,休想叫我袖手旁觀,我絕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被火焚燒!

“你怕的就是這個?”丹妮輕輕地吻了他寬闊的額頭!昂镁羰,我沒有孩子氣到那種地步啊!

“你不會陪他殉死?女王陛下,您發誓不會這么做?”

“我發誓!彼闷叽笸鯂切┱绽須w她統治的國度——的通用語答道。

平臺的第三層用跟手指一般粗細的樹枝搭成,上面鋪滿干葉和枯枝。他們將枝葉從北擺到南,象征玄冰到烈火,最后把柔軟的枕頭和絲被堆在最上,積得老高。等到一切備妥,太陽已經漸漸西沉。丹妮將所剩無幾、尚不滿一百的多斯拉克人召集到身邊。當年伊耿揚帆出征時,最初又帶了多少人呢?她不禁好奇地想。多少都沒有關系。

“你們將是我的卡拉薩!彼龑λ麄冋f,“在你們當中,我看到了奴隸的臉龐,首先,我放你們自由。取下你們的奴隸項圈吧,如果你們要走,沒人會加以阻止,但如果你們選擇留下,你們將彼此成為兄弟姐妹、男女夫妻!币浑p雙黑眼睛看著她,充滿戒心,面無表情!霸谶@里,我更看到幼兒、婦女和滿是皺紋的老人的臉孔。昨天我尚為幼兒,今夕我已成為女人,明日我便將衰老。我告訴你們中每一個:把你們的雙手和你們的心靈交給我,這里永遠有你們的一席之地!彼D身面對自己卡斯部眾的三名年輕戰士!皢谈,這把銀柄長鞭是我的新娘禮,在此我把它送給你,并任命你為寇,同時要求你宣誓成為吾血之血,與我同生共死,并肩作戰,保護我免于危難!

喬戈從她手中接過鞭子,臉上卻滿是困惑!翱愇,”他有些猶豫地說,“這事不成的。當女人的血盟衛,會令我感到羞恥的!

“阿戈,”丹妮喚道,不理會喬戈的話。如果我回頭,一切就都完了!斑@把龍骨長弓是我的新娘禮,在此我把它送給你,”那把雙弧龍弓,雕工精細,烏黑發亮,立起來比她還高!拔乙踩蚊銥榭,同時要求你宣誓成為吾血之血,與我同生共死,并肩作戰,保護我免于危難!

阿戈垂下眼睛,接受了那把弓!拔覠o法宣誓。只有男人才能領導卡拉薩,或是任命別人為寇!

“拉卡洛,”丹妮不理會他的拒絕!斑@把亞拉克巨彎刀是我的新娘禮,它的刀鞘和刀身都鑲上了金線,在此我把它送給你,并任命你為寇,同時要求你成為吾血之血,與我同生共死,并肩作戰,保護我免于危難!

“您是卡麗熙,”拉卡洛說罷接過亞拉克彎刀!拔覍⑴c您并肩騎到圣母山下的維斯·多斯拉克,保護您免于危難,直到您加入多?值睦蠇。除此之外,我無法作任何承諾!

她冷靜地點點頭,仿佛壓根兒沒聽見他的回答,然后她轉身面對她的最后一名武士!皢汤つ獱柮删羰,”她說,“你是追隨我的第一個、也是最忠勇的騎士,我雖無新娘禮相贈,但我向你發誓,有朝一日,你將會從我手中得到一把舉世無雙的長劍,它將由真龍打造,以瓦雷利亞鋼鑄成。我也要求你宣誓效忠!

“女王陛下,我的命是您的,”喬拉騎士說著單膝跪下,將佩劍放在她腳邊!拔倚臑槟Я,奉行您一切旨意,犧牲性命,再所不辭!

“至死不渝?”

“至死不渝!

“我將謹記你的誓言,希望你永不后悔!钡つ莘鏊鹕,然后墊起腳尖,輕柔地在騎士唇上印下一吻!澳闶俏业谝粋女王鐵衛!

她進帳時,感覺整個卡拉薩都在注目她。多斯拉克人竊竊私語,睜著杏仁形的黑眼睛,用眼角余光怪異地打量她。他們一定以為我瘋了,丹妮明白,或許我真瘋了,究竟是不是這樣,很快就能揭曉。如果我回頭,一切就都完了。

伊麗攙她進入浴缸,洗澡水燙得嚇人,但丹妮既未退縮,也未吭聲。她喜歡這種熱,讓她有干凈的感覺。姬琪在水里灑了香油,那是她在維斯·多斯拉克的市集里收的禮物,此刻帳篷里蒸汽四溢,馨香彌漫。多莉亞為她洗凈頭發,把糾纏打結的地方都梳理柔順,伊麗則替她刷背。丹妮闔上雙眼,任香氣和暖意裹住全身。她可以感覺熱氣滲進雙腿間的酸痛,當熱氣進入體內時,她禁不住顫抖,接著,所有的疼痛和僵硬似乎都隨之融化,令她飄飄欲仙。

沐浴干凈后,女仆扶她走出浴缸。伊麗和姬琪為她擦干身體,多莉亞則為她梳整頭發,將她一頭長發梳成銀色瀑布,流瀉到后背。她們為她抹上辛香花和肉桂:雙腕、耳后、腫脹的乳頭各輕觸一點,最后抹在下體。伊麗的手指輕輕滑過細部,冰涼而溫柔,有如愛人的吻。

在這之后,丹妮把她們都遣走,親自幫卓戈卡奧準備前往夜晚國度的最后一趟旅程。她洗凈他的身體,梳理他的頭發,并為之搽上香油。她最后一次伸手滑過他的頭發,感覺到它們的重量,想起新婚當晚自己初次碰觸的情景。他的頭發從未修剪,有多少死者有如此殊榮呢?她把臉深埋其中,吸進發油朦朧的芳香。他聞起來有青草和大地的感覺,有輕煙、精液和駿馬的氣息,他聞起來有卓戈的味道。我生命中的太陽,請你原諒我,她想,原諒我所做的一切,以及我必須做的一切。我的星星,我付出了代價,可這個代價實在太高、太高了……

丹妮為他扎起發辮,把銀環穿上他的胡子,又把鈴鐺一個個系在他發梢。這么多鈴鐺,其中有金、銀,還有青銅,這些鈴鐺將向他的敵人宣告他的到來,令他們膽怯害怕。她為他穿上馬鬃綁腿和高統長靴,在他腰間系上一條滿是金銀獎牌的沉重皮帶。最后,她為他穿上彩繪背心,遮住胸膛的傷疤,這背心雖然老舊褪色,卻是他最喜歡的一件。至于自己,她選了一件寬松的沙絲長褲,一雙綁到膝蓋的涼鞋,以及和卓戈穿的相似的背心。

當她召喚他們來把卓戈的遺體搬到火葬臺上時,太陽已經快要下山。喬戈和阿戈抬著他走出帳篷,多斯拉克人在旁靜默地觀看。丹妮走在他們之后。他們讓他躺在自己的枕頭和絲被上,頭朝遙遠東北的圣母山。

“拿油來!彼宦暳钕,他們便抱來那一罐罐香油,澆淋在火葬堆上,浸濕了絲被、樹枝和捆捆干草,滲進下面的木柴,空氣中彌漫著香氣!鞍盐业牡耙材脕!钡つ莘愿琅,聲音里的某種東西促使她們拔腿就跑。

喬拉爵士抓住她的臂膀!芭醣菹,卓戈在夜晚的國度是用不著龍蛋的,不如拿到亞夏去賣了,只需賣一顆,我們便足以買下一艘大船,返回自由貿易城邦。而賣掉三顆所換來的財富,夠您一輩子享用不盡!

“他送我這些蛋,不是要我拿去賣的!钡つ莞嬖V他。

她爬上火葬堆,親自將龍蛋放置于她的日和星身邊。黑色的放在他心上,用手掌按;綠色的放在他頭旁,用發辮卷起;乳白和金黃相間的那顆則放在他雙腿之間。隨后,丹妮最后一次與他吻別,嘗到他嘴唇上香精的甜蜜。

從火葬臺上爬下來時,她注意到彌麗·馬茲·篤爾注視著自己!澳惘偭!迸浪舅宦暤。

“瘋狂與智慧,真有那么大差別嗎?”丹妮問,“喬拉爵士,將這巫魔女綁上火葬臺!

“綁上火……不,女王陛下,請您聽我說……”

“照我的話去做,”看他依舊猶豫不決,終于燃起了她的熊熊怒火!澳悴皇切姆钚形业囊庵,至死不渝么?拉卡洛,你來幫他!

于是女祭司被他倆拖到卓戈卡奧的火葬臺上,跟他的寶物綁在一起。她沒有叫喊。丹妮親自將香油倒在那女人頭上!拔腋兄x你,彌麗·馬茲·篤爾,”她說,“感謝你教會我的一切!

“你絕不會聽見我的哀嚎!睆淃惢卮。香油從她的發際流下,滲進衣服。

“不,我會的,”丹妮說,“但我要的不是你的哀嚎,而是你的生命。我記得你曾對我說:惟有死亡方能換取生命!睆淃悺ゑR茲·篤爾張口欲言,但最后還是沒有答話。丹妮步下火葬臺,發現巫魔女那雙平板黑眼里的輕蔑已經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近似恐懼的神色。能做的都已經做了,接下來就是等待太陽落幕,群星現身。

每當馬王死去,他的坐騎也會被殺陪葬,如此他才可以騎乘駿馬,昂然進入夜晚的國度。當他們的遺體在蒼天之下火葬時,卡奧將騎著烈焰熊熊的炎馬,騰越而出,化為天際的星斗。遺體燃燒得越旺,他在黑暗中的星宿就越是熠熠發光。

第一個發現的是喬戈!霸谀抢!彼麎旱吐曇粽f。丹妮朝他指的方向望去,低低的東方天際,有一顆紅色的彗星,那是血的紅色,火的紅色,拖著龍的尾巴。她無法要求比這更強的征兆了。

丹妮從阿戈手中接過火把,插進柴堆。香油立即起火燃燒,細枝和干草只隔了一個心跳的瞬間也馬上跟進。細小的火苗從柴堆各處竄出,有如動作迅捷的紅鼠,滑過油層,從樹皮躍到枝干,再跳上葉子。一股熱氣從火中升騰,朝她迎面撲來,輕柔而突兀,恍如愛人的呼息,但幾秒之后,就熱得令人難以忍受了。丹妮向后退去,木柴嗶啪作響,聲音越來越大,彌麗·馬茲·篤爾開始用高亢尖銳的聲音歌唱;鹧鏁r而盤旋,時而扭動,彼此竟相追逐,朝臺頂節節攀升?諝庖卜路鹨蚋邿岫夯,在暮色中閃閃發亮。丹妮聽見柴薪爆裂,烈焰淹沒了彌麗·馬茲·篤爾,她的歌聲變得更嘹亮、更尖銳……然后她突然喘了口氣,再喘一口、一口,接著歌聲成了顫抖的嚎啕,尖細高亢,充滿痛苦。

火焰燒到了卓戈,很快將他團團圍住。他的衣服著了火,剎那間,卡奧仿佛穿著翻飛的橙色絲衣,身上冒出縷縷灰煙。丹妮張大了嘴巴,這才發現自己早已屏住呼吸。正如喬拉爵士所擔心的,她心中的一部分只想沖進烈焰,請求他寬恕自己,最后一次進到自己體內;鹑奂∧w,只余枯骨,長相廝守,直到永遠。

她聞到人肉燒熟的味道,這與營火上烤馬肉的氣息并無二致。在漸漸深沉的暮色里,火葬臺宛如一只咆哮的巨獸,蓋過了彌麗·馬茲·篤爾微弱的慘叫,吐出長長的火舌,舔噬夜空的肚腹。煙霧愈加濃密,多斯拉克人一邊咳嗽,一邊紛紛后退。橙色的巨焰鼓起煉獄的強風,將附近的旗幟吹得啪噠作響,木柴嘶聲爆裂,發光的余燼自煙幕中升起,朝無邊的黑夜飄去,仿若千百只新生的螢火蟲。烈焰高升,揮動著巨大而火紅的翅膀,逼得多斯拉克人節節退后,連莫爾蒙也走避開來,只有丹妮紋絲不動。她是真龍傳人,體內有熊熊烈焰。

早在很久以前,她便已察覺了真相,只是當時的火盆不夠熱,丹妮一邊想,一邊朝大火走近一步。焰火在她面前蠕動,活如婚禮當天的女舞者,旋轉著,高歌著,舞動著她們紅橙黃三色的頭紗。它們模樣雖然駭人,形體卻隨著高熱展現生機,顯得異常美麗。丹妮張開雙臂,迎向它們,她的皮膚泛紅發光。這也像一場婚禮啊,她心想。彌麗·馬茲·篤爾已經安靜下來。女祭司當她是小孩子,但孩子是會成長,會學習的。

丹妮再踏前一步,感覺到沙土的高熱透過涼鞋底傳到腳掌。汗水流過她的大腿和乳房,如河流一樣自她雙頰奔瀉而下,那里本是她流干淚水的地方。喬拉爵士在背后喊她,但他已經不重要了,惟一要緊的是火;鹧媸侨绱嗣利,她此生沒見過比這更漂亮的事物,每一簇火,都像身穿紅橙黃三色袍子,肩披飄舞冒煙長斗篷的巫師。她看見鮮紅的火獅、金黃的巨蛇和淡藍火苗組成的獨角獸,她看見魚、狐貍和怪物,看見狼、鮮麗的飛烏和繁花的大樹,一個比一個漂亮。最后,她看見一匹濃煙繪成的灰駿馬,飛揚的馬鬃是一團發光的藍火。是的,吾愛,我的日和星,是的,上馬吧,勇敢地騎馬前行吧。

她的背心開始冒煙,丹妮把它脫開,任它落到地面,彩繪皮革立即爆出朵朵紅焰。她朝火再邁一步,雙乳暴露,火焰炙烤下,奶水如溪流般從她紅潤腫脹的乳頭流下。就是現在,她明白,就是現在。剎那間,她瞥見卓戈卡奧正在她前方,騎著那匹煙灰駿馬,手握火焰長鞭。他朝她微笑,只聽嘶的一聲,長鞭如蛇般朝火葬臺竄去。

喀啦,聲音好似頑石掙裂。由木柴、細枝和干草搭建而成的平臺開始搖晃,向內倒塌。燃燒的碎木片散落在她身旁,丹妮沐浴在一片灰燼和火星之中。某個不知名的東西轟隆滾落,彈跳之后掉在她腳邊:那是一顆有弧度的石頭,乳白色中有金黃紋路,正裂開冒煙;饎蒉Z隆震天,隔著崩塌的烈焰,丹妮隱約聽見婦女的尖叫和孩童驚奇的呼喊。

惟有死亡方能換取生命。

喀啦,尖聲轟隆有如雷霆;鹪崤_再度搖晃,濃煙卷起,在她周圍旋繞,烈焰燒至中心,干柴紛紛爆裂。她聽見馬兒的驚叫,聽見多斯拉克人驚恐的叫喊,聽見喬拉爵士喚著她的名字,不停咒罵。不,她想吼回去,不,我親愛的好騎士,毋需為我擔心。你可知道?火焰本屬于我,我是風暴降生丹妮莉絲,龍的女兒,龍的新娘,龍的母親,你難道看不到嗎?你難道聽不見嗎?隨著一柱高達三十尺的擎天烈焰和濃煙,火葬臺終于徹底崩塌,朝她四周坍倒下來。丹妮毫不畏懼地向前走去,走進火焰風暴,呼喚她的孩子。

喀啦,震耳欲聾,仿佛天崩地裂。

當火焰終于熄滅,地面稍稍冷卻之后,喬拉·莫爾蒙爵士在一片灰燼之中找到了她。在她身旁,盡是焦黑的木炭和發光的火燼,以及男人、女人和駿馬燒焦的骨頭。她渾身赤裸,覆蓋煙灰,華裳全成灰屑,美麗的頭發也焚燒殆盡……但她本人卻安然無恙。

那只乳白和金黃相間的龍吸吮著她的左乳,青銅與碧綠的那只吸著右乳,她用雙手環抱著它們。黑紅相間的那只龍垂掛在她肩頭,用長長而蜿蜒的脖子纏繞著她的下巴。當它看到喬拉,便抬起頭,睜大亮紅如炭的眼睛盯著他。

騎士一言不發地跪下,她的卡斯部眾也跟上來。喬戈頭一個將亞拉克彎刀放在她腳邊!拔嵫,”他喃喃道,將臉貼近冒煙的地面!拔嵫,”她聽見阿戈應和!拔嵫,”拉卡洛叫道。

在他們之后,她的女仆們也來了,接著是其他的多斯拉克人,不論男女老幼,丹妮只需看看他們的眼睛,便知他們已經臣服于她,今日如此,明日亦然,直到永遠,不是懼于卓戈威勢的臣服,而是打從心底的心悅誠服。

丹妮莉絲·坦格利安站起身來,她的黑龍嘶地一聲從口鼻吐出幾縷白煙,另外的兩只也同時松開她的乳頭,齊聲加入它的怒吼。它們張開半透明的翅膀,拍打空氣。

于是,龍族齊聲高鳴的樂音響徹夜空,數百年來,這是頭一次。

(本卷完)

權力的游戲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標記書簽
    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目錄
推薦閱讀: 權力的游戲 歐亨利短篇小說集 哈姆雷特 愛麗絲夢游仙境 時間簡史 圍城 人性的弱點 挪威的森林 茶花女 百年孤獨
名著小說網以外國名著、世界名著、古典小說、歷史名著為主,提供明清小說、經典小說以及經典小說的在線名著閱讀和全集電子書免費txt下載的文學大全網站,歡迎廣大小說迷收藏本站。
阳泉| 益阳| 枣阳| 荆州| 牡丹江| 吉安| 铜陵| 定西| 双鸭山| 江苏苏州| 公主岭| 河池| 南安| 图木舒克| 岳阳| 淄博| 秦皇岛| 岳阳| 攀枝花| 平顶山| 衡阳| 玉树| 浙江杭州| 上饶| 山西太原| 灌南| 大同| 琼海| 龙岩| 如皋| 阿坝| 潍坊| 河北石家庄| 海丰| 黄石| 江西南昌| 泉州| 乐平| 海丰| 阜阳| 崇左| 保亭| 仁怀| 扬中| 甘孜| 内江| 厦门| 广州| 南平| 长兴| 德清| 安吉| 宜都| 曹县| 固原| 岳阳| 阿拉善盟| 玉树| 商丘| 儋州| 基隆| 昌吉| 威海| 兴安盟| 黄冈| 青海西宁| 淮安| 泗洪| 图木舒克| 蓬莱| 武夷山| 滁州| 金华| 定西| 诸暨| 双鸭山| 荆州| 吐鲁番| 湖南长沙| 池州| 通辽| 滁州| 宁波| 中卫| 汉中| 海东| 云浮| 台中| 苍南| 沧州| 包头| 荆州| 毕节| 广饶| 株洲| 澄迈| 清徐| 滕州| 伊犁| 石河子| 铜陵| 东莞| 张家界| 汕尾| 吐鲁番| 香港香港| 六安| 朝阳| 宿州| 台北| 金昌| 松原| 宁德| 阿勒泰| 深圳| 怒江| 湘西| 庆阳| 桐乡| 玉树| 启东| 姜堰| 鞍山| 揭阳| 河北石家庄| 江西南昌| 定州| 屯昌| 龙岩| 通辽| 宜春| 巢湖| 中卫| 云南昆明| 阿勒泰| 基隆| 河北石家庄| 陇南| 天水| 白山| 伊春| 许昌| 泸州| 齐齐哈尔| 韶关| 鹤壁| 桐乡| 盐城| 任丘| 廊坊| 七台河| 山西太原| 鞍山| 泗阳| 滁州| 潮州| 金昌| 岳阳| 威海| 凉山| 株洲| 茂名| 海南| 永州| 黄冈| 衡阳| 临海| 甘肃兰州| 海南海口| 天门| 陕西西安| 大连| 来宾| 盘锦| 果洛| 文昌| 安吉| 嘉兴| 驻马店| 芜湖| 石嘴山| 长治| 香港香港| 吉林长春| 巴音郭楞| 石嘴山| 汕头| 铁岭| 内江| 张掖| 仁寿| 绵阳| 宣城| 来宾| 阿勒泰| 本溪| 海东| 吐鲁番| 盐城| 商丘| 普洱| 荆门| 晋中| 邹城| 伊春| 蓬莱| 宜昌| 凉山| 甘孜| 简阳| 贵港| 保山| 南阳| 石狮| 博尔塔拉| 徐州| 阿坝| 沧州| 台北| 和县| 广元| 德阳| 遵义| 许昌| 台州| 汕头| 海宁| 海南海口| 乐清| 寿光| 巢湖| 神农架| 萍乡| 丹东| 黄山| 东阳| 海南海口| 临沂| 海丰| 白沙| 鄂尔多斯| 齐齐哈尔| 宣城| 连云港| 南充| 河北石家庄| 本溪| 黄山| 汕头| 山西太原| 盐城| 铜川| 天水| 黔南| 南充| 芜湖| 惠东| 德州| 忻州| 靖江| 温岭| 寿光| 沛县| 三明| 仁怀| 莱州| 本溪| 保亭| 昌都| 上饶| 黔东南| 抚州| 黄南| 衡阳| 台北| 伊春| 呼伦贝尔| 包头| 白银| 鹤壁| 杞县| 孝感| 大同| 芜湖| 包头| 毕节| 溧阳| 曲靖| 文山| 石河子| 中山| 吉林| 榆林| 兴安盟| 海拉尔| 东阳| 池州| 庆阳| 霍邱| 漳州|